嵐色山風

【島涼】 生病與甜食與任性


2015年9月 舊文
·最後一句來自51
·迷你短篇
·文筆不好請多多指教
*********
「裕翔,我沒事,只是38度的微燒啦…我不用吃藥...對了,難得的假日早上…我們去上次那間咖啡店吃蜜糖吐司伴草莓雪糕吧…」被中島硬抱上床蓋上被子的山田眨着眼晴試圖逃避吃藥,卻因為病而有氣無力。
「不行,山醬。38度根本不是微燒。蜜糖吐司也別想了,來~乖乖地吃藥休息一下。」中島拿着暖水和藥想勸服山田吃藥。
「不要啦~我想吃甜食…藥好苦…」山田一邊說着一邊在床上扭動着身體,差點就弄翻身旁的中島拿着的暖水。
中島見狀有點生氣,加重了語氣說:「山醬不要任性!快吃藥好好休息!」
山田縮了一下身子,眼睛也蒙上了一層薄薄的水霧,一言不發吃完藥,轉過身,將自己蜷縮成一團,背部向着中島說: 「我想自己休息,你先出去吧。」
中島聽着自家戀人帶着點哽咽的聲音,心裏有點心痛:「那山醬你好好休息。」然後就嘆了口氣出了房門。


「嗯…」 山田再醒來時已經差不多下午四時半了。
「山醬你醒了?」只見中島拿着温度計走進來。
中島幫山田量了體温:「呼~退了燒,山醬你要不要先去洗澡?」
山田感覺到身體黏黏的,迷迷糊糊地點點頭,一手搓着因為剛睡醒濛瀧的眼睛,一手拿着衣服走向浴室。


山田再從浴室出來時腦袋清醒多了,中島站在餐桌前招招手示意山田過去。
中島拿出一個焦糖布丁:「山醬你說你想吃甜食,我問過光君了,焦糖布丁你可以吃,我就試着做了。來~嚐嚐。」
山田挖了一口,雖然焦糖煮太過了有點苦,但以第一次做的人算不錯了。
不意間,山田看到中島,那個平常根本不甚麼會走進廚房的人手上貼着幾個膠布…他大概也想到原因,紅着眼睛問:「是不是剛剛燙傷的?」
中島輕笑着答:「沒事,不用擔心。好吃嗎?」
看着中島的笑容,山田忍不住哭了起來。中島手忙腳亂想安慰他,山田突然緊抱中島,中島亦只得拍着對方後背安撫他。
「…裕翔,對不起,我任性了…」山田窩在中島胸口哽咽地說。
「沒關係的,山醬。山醬更任性也沒關係,」中島溫柔的聲音帶着令人安心的魔力,
「因為,要實現這些任性的人,是我啊。」

扣卜卜:

第22天。

因为最近家里出了不少事需要处理,恐怕一时会腾不出手乱涂乱画,所以本来说好的31天日更可能会断在这第22天。虽然只是自我满足的行为,但没能按照约定完成到最后真的很不甘心,明明只差一点了(;;)

我的目标是没能达成,但还是衷心祝愿ybb能实现梦想让亮ちゃん叫他宏太ww

十分感谢大家在这期间每天不嫌弃地陪着我闹了!

😍😍😍😍😍

扣卜卜:

第19天。
精选专发售恭喜!!
快去告诉少年时代的小yabu吧(´;ω;`)

感谢亲爱的阿青提醒我他更了跳纸!
看完后的我已经是个废人了O<-<

【岛凉】迷茫气象之中的晴朗终点(完)

真的很喜歡這篇
大概青春總是不完美的,
總有那麼一點遺憾。

看到【7】那裏一間想起了自己,和一個曾經喜歡過的人。
我偶爾的還是會懷念,一個曾經很有默契,無話不說,感覺可以接受我一切的人。
也許我和故事中的山醬很像。
因為我的角色不是那種可以隨便撒嬌的人,看上去很強,滿是刺。
曾經真的覺得,啊,可以和那個人一直走下去啊。
分開也是,升學就突然分開了。
分開沒久我就追星了,最初是想要填補心中的缺口。
和對方,其實沒甚麼真正關係,不是「情侶」所以沒有「分手」這種明確的結局,而是「無疾而終」這種像是沒結局的結局。
到底對方當時是怎麼想的呢,不知道,也不會知道了。

自己一直說應該已經放下下,
可這刻我覺得我才真正釋然了。

現在想起,那個人還是特別的,不再喜歡,
可想起了,還有有種淡淡的心痛。
那是一個曾經那麼用力去喜歡過的人啊。

可是
「又有什麼遺憾呢。」

路還很長。

總有一天,
會化作一陣淡淡的,帶着青春氣息的風遠逝吧。

Graupel.:

传送 双向暗恋 理性纠缠 苦甜交响 迷茫气象

时过境迁,已经记不清当时的感觉,文力下降很多,有很多曾经想要表达的最后都被吞没。

磨磨蹭蹭终于完结,这是一开始自己认定的True End,希望能得到大家的认同呢。

架空请宽容OOC。

----------------------------

【1】

电车门缓缓打开。

踏上天空快线,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在车厢里寻找一个空位。

“哟,山ちゃん。”

是在两站前就上车,已经坐在了位置上的中岛。少年穿着他从前就常穿的T恤和牛仔裤,黑色的头发还是短短的,如今因为坐在座位上,呈现出难得的上目线。

笑容一如从前。

山田一瞬间,似乎看见一年的光阴变成火车两边的风景匆匆飞过,而中岛站在原地,带着他标志性的笑容,未曾移动。

有些恍惚,山田反应不及,只是点点头,挤出一个笑容,找一个位置坐下。

 

窗外是千叶县平坦广阔的稻田,稻花已谢,绿油油一片之中,已经在孕育谷穗。

对稻农来说,美丽和平的未来。

山田看着窗外迅速后退的风景,轻轻叹一口气。

 

裕翔,我想知道我们的未来。

 

【2】

遇上七夕。

到达韩国国境之后才意识到的问题。

周平在中岛身边几次碎碎念,“裕翔啊,后天七夕欸,七夕欸。”中岛在一边“啊——?你说什么?”地模仿信号不好的人的样子装傻。

山田看着手里自己做的行程单,惊讶地发现,在七夕那天的行程里,竟然排进了暧昧的项目。

一时脸颊有些发烫。

 

七夕当天,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是自然,山田开始自嘲,自己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然而还是,控制不住地开始失落。

周游券项目包括了摩天轮。因为是曾经看到过的很经典的场景的取景圣地,山田决定咬咬牙上去看看。

周平先是嚷嚷着要让中岛和山田两人坐,在山田拒绝之后,周平把他拉到一边:“涼介你不是有恐高症吗,没问题吗?”

山田摇摇头,“这几年好多了。重点是这个景点超级有名啊,而且也不算很高,所以想看看。”周平将信将疑地点头。

火红色的摩天轮缓缓向高处移动。

华灯初上,城市尽头的地平线还微微泛着蓝紫色。高低错落的城市楼房,灯火通明。每一扇窗后的空间里,那些或白或黄的灯盏下,人们都经历着些什么呢……

山田在狭小的空间里,觉得自己低估了自己恐高症的严重程度。

周平和中岛都有些激动地嚷嚷着,中岛更是托着相机拍个不停。两个人在摩天轮的小厢里不停移动着变换角度,小厢被两个人的行动弄得有些摇晃。

山田坐在原地,紧张地不敢动弹,晕眩感已经冲上大脑,让山田浑身发软。

“……别、别动了好吗,在晃,我害怕。”已经无力的声音完全被他们俩的欢呼盖过去。太害怕,已经控制不住地伸出手去,想要拉住还在激动地喊着“すごい!”的中岛的衣角,想要抱住他,想要一个怀抱来告诉自己一切安全。可手指即将触碰到的一瞬,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硬生生让山田的行动停了下来。

这个中岛不属于自己。

他苦笑着缩在自己的位置上,咬着牙忍耐,眼泪蓄在眼中,但绝不被允许滴下。

察觉到山田的异样,周平停下来看他,随即连忙坐回山田身边,问着还好吗。

山田扯起一个难看的笑容,说着没事的。

视野左前方的中岛,也坐回了位置上,专注地盯着相机,未曾抬起头看山田一眼,也什么也没有说。

 

那一刻,山田心中有什么碎了。

突然觉得一切都是那么可笑。

 

【3】

裕翔,我知道了我们的结局。

 

这是山田回到日本,重新回到自己忘记带走的日记本身边时,写的第一句话。

 

知念和冈本都来关心进展。

山田在实家里握着手机,隔着屏幕,心中五味杂陈。

“什么都没发生哦,唯一发生的,就是我终于放下他了。”

“欸?为什么?明明山ちゃん那么喜欢那个中岛的。”只在山田描述之中了解中岛的冈本觉得不可思议。

而知念,沉默许久之后只发了一句:“涼介,恭喜清醒。”

 

山田躺倒在床上,伸出右手遮住眼睛,在摩天轮之上的泪水此刻终于汹涌而出。

 

我和你走遍了所有那个国度的浪漫景点,可你无动于衷,更关心你手机里的游戏和你镜头之中的风景。

大概我们注定无缘,情难有续。

又何必,逼自己再继续。

 

突然是前所未有的释然与轻松。

【4】

山田知道自己并没完全放下他。

可他无法面对自己心中的失望。

 

千寻和她的一位大学室友也参加了这次的旅行。

期间路程,山田秉承着自己有些古老的绅士精神,一直帮她们拎着行李。

在第五天的时候山田不小心摔倒,磕到了手腕。

第二天拎起行李就变得有些疼痛吃力。山田看着走在前面只拖着一个小箱子,走得轻松的中岛,意念恨不得化成实体,抓住中岛帮自己拎东西。

中岛依旧无动于衷。

周平问要不要帮忙,山田看他也不少的行李,一咬牙逞强地摇头。行进过程中,手腕隐隐作痛。

自己还真是娇气啊,山田苦笑。

 

山田一直是个很强势的人。

大概算个完美主义者吧。山田选择用自己的努力,将每一件自己要做的事情都做到最好。时间一长,当他转头环顾时,发现身旁已经了无一人。

孑然独身。

在许多人眼中,都是成熟超越年龄的干练人类。不符年龄的稳重和认真态度,拥有着无论何时都可以独当一面的才能。

山田的许多前辈们都曾如此评价。

然而,即使自己再强大,山田知道,哪怕变成了超人类,他还是渴望,有一个人可以和他比肩,给他依靠。

他曾无比强烈地希望,那个人是中岛。

可这次旅行告诉他,中岛不可能成为自己的依靠。

 

彻底死心的山田,在暴雨之中的首尔街头,突然笑了起来。

 

【5】

整理电脑的时候发现了许久之前的音乐。

记得明明没什么特别的铺垫,某个周末,中岛就强势地发来压缩包。

时至今日,看到歌名,山田拼命咬住牙齿,可还是堵不住喉咙深处的呜咽。

 

当时只是感叹,不愧是中岛啊,推荐的歌都很好听。为什么,自己直接把歌曲拷贝进MP3却从来没想过去看歌名。

 

带着编号的曲名们,似乎,像是在讲述一个故事。

 

01.Egg。04.Words。09.FOR YOU。12.Glassy Sky。39. あなたたちは。42. Nuovi orizzonti(New Horizon)。46.君が生まれた日。48.LuvLetter。53.Story telling again。56.別れ。59.Memory。73.あなたを想いたい。

 

山田躺在床上,泪水汹涌而出。

没有任何声音。

不是哭泣,只是流泪。

 

【6】

大三时,高中的沢木担任要结婚,正好遇上春假,于是一群人咋咋呼呼地回到高校为担任庆祝。

彼时周平已经有了水原,知念似乎在和一名学长交往中,神木则是和志田一同前来。

过去三年,大家都已经成双成对了。

于是当初那个人气旺盛的山田的依旧单身成了大家的调侃话题。

饭局进行到一半,中岛慌慌张张闯进来。说是遇上暴风雨,JR停运了,打了车兜兜转转才过来所以迟了。

大家哄闹着要他罚酒,山田也跟着一起起哄,中岛老老实实接过酒杯。

“裕翔裕翔,我跟你说哦,山田竟然还是单身欸。亏我们当年还赌过他会是进入大学之后第一个有女朋友的呢。”中岛的室友看见中岛就靠上去,延续刚才的话题吐槽。

中岛明显尴尬地一愣。

“喂喂,不是吧,你不会也还是单身吧?”室友难以置信地发问。

中岛耸耸肩,抓抓自己的头发,很无辜地说道:“拜托,图纸都要画不完了,哪有时间找女朋友啊。”

多多少少都察觉到唯独单身的两人曾经的关系,现场的人突然不知如何继续。

一时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山田出来打圆场:“我们这两个帅哥牺牲自己来告诉你们,除了长得帅之外,还要记住不要学医,不要学机械啊。”

中岛很配合地一边摆出嫌弃的表情一边摇头:“山ちゃん!不可以歧视工科男啊!”

大家全都笑开了花,哄闹的气氛,一如当年。

酒量太差所以喝着果汁的山田,眉眼弯弯地看着大家闹成一片。

真好呢。

 

饭局结束,暴雨依旧没停。

山田看一眼中岛看着窗外的为难神色。

“裕翔くん,要不我载你一程?”

中岛扑上来,是高校时一样的没脸没皮的语气:“太好了,山ちゃん!那靠你拯救我啦!”

 

一路上,两人聊着天,回忆着高校时期的鸡毛蒜皮。

两人都很自然地回避着曾经有过的那段纠葛,仿佛一切并未发生。

到了中岛家的弄口,山田递过去自己的雨伞:“裕翔くん再见~路上小心哦。”

“唔,谢谢。再见山ちゃん。你也小心。”

 

【7】

山田承认,偶尔,只是偶尔,他还是会怀念起高校时和中岛在一起度过的时光。怀念他小心翼翼递过草莓蛋糕的神情;怀念彼此心照不宣时对视的眼神;甚至怀念他坐在自己前方,因为周平在课上的胡闹,努力憋笑而颤抖起来的肩膀。

他曾想过和他共度一生。

他曾拼命地想要,将可变的未来,引导向有中岛的方向。

但他明白,自己需要舍弃过去。

路还很长,需要自己心无旁骛向着前方。

而最终,变成一米开外略显生疏道着再见,竟几乎成了所有想象之中,最好的那个结局。

又有什么遗憾呢。

 

裕翔,我终于看到了,我们之间的结局。

不算太美,却有着青春独有的鲜丽。

 

曾经一同拥有的那些灿烂笑颜,历久经年,将会成为比星云还要旖旎的存在。

旋转,升腾,从悠悠时光彼端而来,穿越层层迷雾,最终,降落在云淡风轻的晴朗终点。

--------True END---------

感谢你看到这里。

最后这一篇,还在日本就盘算着要写,结果回来之后反倒有些抗拒,一直拖到了今天。大概是自己内心还是有点放不下的吧,谁知道呢。

最后的文笔变得很乱,应该是整个系列越写越烂了【哭,失望的读者们真是抱歉了_(:зゝ∠)_

不过看到结局之后的自己释然了,不知道亚麻酱会不会释然呢。

有可能会吐出番外给个HE,也有可能就停留在这里了。谁知道呢。

如果能留下一点点评论就太好了!


留紺青(腦洞版)

·其實是滿久之前寫的,不過我超級懶癌一直沒寫下去...但我是想寫下去的!!!!(於是今天也在懶癌和寫下去的願望中無限輪迴)

神馬?
你問我為什麼要發這可能棄坑的東西?

大概就是不想棄,然後先記下來提自己有這篇呢!!給我寫下去!

·佔tag對不起_(:3 」∠)_
下面開始
******************************************
八乙女光是個怎樣的人?
坦白說,連八乙女本人也不知道。
要說的話,應該是個矛盾的人吧。至少他是這樣想的。
就像全部人都知道他怕痛,但很少人知道,或者應該說沒人知道他怕痛,卻又喜歡痛楚。

他不喜歡痛楚帶來的感覺,如果傷在指腹的話,有時會連他最喜歡的貝斯也彈不了。
每彈一個音都像刺激他的痛覺,太猛烈的練習更可能會出血。
啊,弦線染上血就麻煩了。
八乙女更不喜歡出血,好像有什麼在他身體中流逝一樣。

可他也喜歡痛。

例如在床上的時候。
被進入的一方都是比較辛苦的,所以藪基本上都會顧及他的身體而放輕柔一些。
不過八乙女更喜歡要弄壞他一樣,粗暴點的藪。
八乙女不是個脆弱的陶瓷娃娃,不用小心翼翼地對待。
病態點來說,應該說惟有在疼痛中他才感到他被佔有着,被愛着,甚至是,

活着。

八乙女光是個缺乏安全感的人,是個膽小鬼,連活着這件事都要靠其他人來證明。 
但只要是和藪一起,即使是墜毀也沒關係。

【藪光】You are my light

背景設定是150610的小東京
*****

「我回來了~」藪彷彿怕吵醒屋子裏的人一般輕聲地在玄關一邊說着一邊換鞋子。

打開分隔玄關和客廳的門,迎接他的並不是想像中的黑暗,而是一束昏黃色的光芒,是光之前纏着他買的。

那是兩人剛同居的事,兩人在家具店選家具時一眼就看中了這個立座是結他造型的田園復古小燈。當時自己還問不是剛選好床頭燈了嗎?光一直說這是別的,但問他又不肯說,只是撒嬌地叫着「宏太買嘛,買嘛~」寵着對方的自己就這樣買了。

現在好像明白光為甚麼要買了。

小燈散發出的光映照出靠着沙發睡著的戀人的身影。

「嗯...藪你回來了?歡迎回來~」光揉着眼睛說。

「我回來了!,和inoo喝晚了對不起。」藪看看時鐘都差不多二時半了。

「小東京生放送之後?」

「嗯,你看了?」

「想知道今天的企劃嘛~那些…地獄料理…」

「說實話的不知道時還好啦,只是心理上…不用擔心啦!inoo那傢伙說甚麼吃了這種東西就陪我去喝酒治癒一下嘛~結果自己先喝醉了,我只好叫大醬來接他,回家,治,癒一下了。反正他明天又沒工作。」燦爛的笑容。

光在心中默默為被藪坑的inoo點根蠟燭,希望你明天還能起床吧。

「光,不是說了晚了不用等我嗎?你明天不是還有工作嗎?」藪在沙發上找了個位子坐下。

「工作在下午啦…不對!我才沒有等你!」

「喔~那剛才是誰睡在沙發上呢?」

「我…我那是閉目養神,才沒有等你!」似乎底氣不足一樣,光沒有正眼看向藪。

深知自家戀人性格的藪由坐在沙發變成靠在光身上「不誠實可是要被罰的喔~」然後就吻在了光柔軟的嘴唇上。

「!?....嗯...」

藪一邊吻着光,一邊解開光睡衣的扣子。

「嗯…嗯!」快要窒息了...光用粉拳打在藪胸膛上。

藪放開了光,光靠在藪懷中小小地喘氣。

「光還沒有告訴我為甚麼這麼晚還不睡呢?」

「...因為宏太一個人回到家之後看到一片黑暗會很寂寞吧…」

藪甚麼都沒說,只是抱緊光,心裏暖暖的。

「...藪你身上臭死了,快去洗澡!。」

「好好好,洗完再吃你~」果然看到戀人的臉紅了,藪在心中偷偷地笑着。

洗完澡出來的藪只見光在沙發上睡著了,果然是累了吧,只是擔心自己而不敢睡。

吹乾頭髮,用公主抱把光抱進房間,用被子蓋好自己和光,在光額頭輕吻,道了聲

「晚安。」